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 > 重生之我的1992 > 第2061章 獅城遇襲

重生之我的1992 第2061章 獅城遇襲

作者:瑤湖居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0 12:35:37 來源:青豆小說網

2061章 獅城遇襲

熟悉的噁心感。

第一反應不是害怕,因為從來不需要害怕。

頭一個感覺是開心。

陳文樂了,挺長時間冇遇到這感覺了,就跟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特貓的又是誰想動老子的錢和人啊?

陳文一點也不著急,新加坡這邊能鬨出什麼事呀,能比東非的事還大嗎!能有英國特戰隊厲害嗎?

觀眾三千人,每個人都希望跟顏小佳方雪文她們握個手,離場的隊伍行進非常緩慢。

這,給了陳文足夠的探查時間。

噁心感的源頭,埋在上千個觀眾當中,陳文可以感覺到危險,卻暫時無法判斷是哪一個人。

一會可能有戰鬥,不能讓許美雲和叢山藥捲進來。

陳文吩咐兩女先走,又詢問許美雲明天是否有時間見麵。

叢山藥說她帶了車。

許美雲則表示她是每週單休,工行員工輪休,明天她上班。

反正美雲將來常駐獅城,小日子有的是機會,陳文便打發兩女離去。叢山藥駕車,送許美雲回住處。

冇了後顧之憂,陳麻匪臉上浮現迷人的笑容,挺長時間冇打架了,手腳都癢癢。

觀眾的隊列,緩緩前行,排隊與顏小佳方雪文握手。

陳文站在小百花隊伍的側後方,每一名觀眾都會從他麵前經過。

毫無意外,噁心的感覺越來越強,製造這種感覺的源頭,也浮現出來。

那是兩個人。

一男一女。

年齡二十多歲的一對男女。

男的,西裝革履;女的,黑色晚禮服長裙。

那個西裝男,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子弟。

為什麼陳文能看出這個?

富一代應該是莊市平、劉鑾熊那種氣勢,不論是紅是黑,都具備一種霸道之氣。二代三代繼承祖蔭,身上透著一股子的養尊處優,甭管他衣著多華麗,眼神裡總是少點東西。

兩人隨著隊伍緩慢前進,終於來到陳文麵前3米。

互相看得更清楚了。

陳文收斂自己身上的殺氣,故意在臉上流露十足的傻氣,學著莊市平那副老農民的表情,咧嘴笑嗬嗬看隊伍裡的人們。

再次確定自己的判斷。

那男的,二十多歲,新加坡乃至東南亞的家族,一代掌門人不可能有這種年輕貨,此人的神態比周文昌差遠了。

長相嘛,也不是英俊之人。

陳文笑得更開心了,因為認出了對方的特征。

這位少爺,長得與一個人五分相似。

之前在滬市虹口越劇團,陳文造勢,成功胖揍了一個新加坡富商。

冇錯,眼前的小少爺,跟那個老色痞富商,肯定有血親,冇準是親生父子。

再看少爺身邊的女人。

也是二十多歲,長相還算漂亮,典型的東南亞華裔女人。新加坡並不是出美女的地方,皮膚普遍偏黑,新航的空姐比滬航差了兩個檔次。

女人穿的那條黑色晚禮服倒是很好看,抹胸款,兩個肩膀光溜溜地露著,脖子上掛著一條項鍊,吊墜是黑色寶石。

大渣心想,連根肩帶都冇有,萬一被誰踩住了裙腳,豈不是要把這妞的晚禮服長裙給剝下去!

陳老農看向他倆,他倆也看著表情如老農般的仇人。

對方怎麼想的,陳文大概能猜到,類似殺父仇人那種概念。

陳文這邊,略微驚訝,他感覺到這兩人身上都有不友好的氣息,包括那女人。

最初陳文認為晚禮服女人是少爺的情兒,難道不是?

那對男女,冇有長時間看陳文,輪到他們與顏小佳幾人握完手,便被隊列後麵的人給頂出去了。

噁心的感覺依然存在,陳文懂了,對方布了局,今晚要收拾他。

陳文退後幾步,儘量遠離顏小佳她們,用法語笑嘻嘻對西蒙尼說:“老夥計,來活了!”

西蒙尼嘿嘿笑:“老闆,發生什麼事了?”

陳文說:“你還記得巴黎93區汽車旅館嗎?”

西蒙尼立刻表情嚴肅:“老闆你意思是又有人想收拾我們?”

陳文又說:“剛纔有兩個人從我麵前走過,他們的眼睛裡有殺意。”

西蒙尼摸摸腰:“我冇有槍,隻有甩棍。”

這時,唐赫德靠了過來,也用法語說話:“陳老闆你說什麼?有人對你有殺意?”

陳文點點頭:“我看見了兩個人,眼神很不友好,他們想對我動手。”

唐赫德立刻從包裡掏大哥大:“報警!”

陳文按住好朋友的手:“捉賊要捉贓啊,對方冇動手,我們冇憑冇據,警方不會信。”

唐赫德沉思片刻:“我打電話叫聖淘沙派車來接我們。”

陳文嘴巴湊到唐赫德耳朵邊:“唐兄應該知道引蛇出洞的典故吧。”

大半個小時之後。

聖淘沙派來的奔馳車抵達劇院門口。

後排座上,依照唐赫德電話裡的吩咐,聖淘沙送來了四根高爾夫不鏽鋼杆。

陳文四人是最後離開的,他們向茅團長、顏小佳、方雪文等女演員道彆。

為了不牽連無辜,陳文拿了一筆錢給司機,將其攆下車。他告訴司機:“如果聖淘沙因為今晚的事情解雇你,那麼未來大生銀行獅城分行將會雇傭你。”

一會可能要開打,陳文不想讓唐赫德和張國容也被捲入其中,勸這對好朋友打車回俱樂部。

唐赫德說:“我不但是你的商業夥伴,更是好朋友,你不要擔心我,我還是很能打的。”

張國容聽聞陳文可能被仇家暗害,他堅決不肯在這個時候拋棄朋友,當即表態必須和最好的兩位朋友在一起。

四人登車。

西蒙尼駕車,陳文坐副駕駛,張國容和唐赫德坐後排。

四根高爾夫不鏽鋼杆被唐赫德從杆包裡取出,一人一根。陳文抱著兩根球杆,替西蒙尼保管。

奔馳車緩緩離開劇院門口,顏小佳眾女站在台階上揮手道彆,姑娘們嘴裡喊“師弟明天見”,她們將在卸妝之後乘坐酒店大巴。

車裡,張國容發問:“陳老闆你得罪的是什麼人?”

陳文簡潔快速,把發生在虹口越劇團的經過給講述一遍,再說出方纔那對男女的體貌特征和兩雙想殺人的眼睛。

新加坡不大,也就比帝都三環大一圈。

奔馳車離開劇院範圍,沿著輔路上主路,開往聖淘沙方向。

剛剛上主路,陳文立刻有警覺了。

後視鏡裡,什麼也看不到。

陳文吩咐:“唐兄你從後窗看看,是不是有車跟蹤。”

唐赫德和張國容轉身,跪趴在後排座,從後窗看出去。

“有!兩台車!”唐赫德緊張的語氣,“冇有開車燈!”

“這幫做打手的,怎麼全世界都是一個樣啊,開車不開燈,哈哈,以為彆人不知道!”陳文心情愉快,發現了敵人的蹤跡唄。

“新加坡法律相當嚴苛,有人竟敢當街行凶!”張國容憤恨的語氣。

“一會開打了,張老闆你躲在車裡,切莫離開。”陳文叮囑。

奔馳車離開主路,從高架下來,轉入輔路,前方路口的一條分岔是前往聖淘沙高爾夫俱樂部的專屬小路。

就在這時,忽然從側前方快速衝過來一台車,冇有開車燈,凶猛地撞向陳文乘坐的奔馳車。

西蒙尼機敏地猛踩刹車,急打方向盤。對方車輛原本是想攔腰衝撞陳文車輛,但是衝勢太猛,又判斷錯時間差,結果變成了兩台車的右前角和左前角相撞。

砰的一聲巨響。

兩台車的前艙全部發生變形。

西蒙尼踩死油門,奔馳車擠開對方車輛,試圖衝出去。

砰!

又一聲巨響,奔馳車發生劇烈搖晃。

被後麵的車追尾了。

前後被夾住,跑不掉了。

陳文按開安全帶開關:“西蒙尼,下車打架!唐兄,照顧好張老闆!”

“太好了,老闆!”西蒙尼喜氣洋洋鬆開安全帶扣,就跟他要去當新郎官一樣開心。

唐赫德正忙著救助張國容。

剛纔這兩位因為看後車窗,鬆開了安全帶,車輛被追尾,這對一生好友被震得不輕。

主仆倆人,一人一根不鏽鋼高爾夫球杆,殺氣騰騰開門下車。

四台黑色的轎車,圍住了奔馳車。

車門乒乒乓乓,走下來十幾個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武器。

藉助奔馳車的車燈,陳文確認對方全體拿著砍刀和甩棍,冇有槍,他更是放心了。

……

支援正版,請來縱/橫中文網,作者有福利送給正版讀者~~

……

最後一個匪徒被西蒙尼乾翻,陳文忽然感覺到手裡的神奇力量不見了。

一切恢複如常。

噁心的感覺也冇了。

地下躺倒了……陳文繞著奔馳車走了一圈,15個匪徒。

唐赫德拉開車門,和張國容一塊走下車。

拿大哥大報警。

等待警方到來的工夫,張國容眼睛裡閃著讚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陳老闆身手真好啊!”

陳文問:“我剛纔出手可能太重,也許打死人了,新加坡這邊法律到底怎樣?”

剛纔事發突然,對方十幾個匪徒大半數拿著西瓜刀,陳文必須快打旋風,否則被砍一刀就抱憾終身了。這會事態平息,他必須問問新加坡法律。

如果對自己不利,陳文不介意逃出新加坡,反正這個彈丸小國的司法力量不可能到華夏抓人嘛。

喜歡重生之我的1992。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