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現言 > 七零年代:天降福寶種田忙 > 第265章 窮窮的

七零年代:天降福寶種田忙 第265章 窮窮的

作者:豆醬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7-20 14:35:05 來源:手打吧

李嶽山走了後,芽芽就繼續跟衛生所裡的其他醫學生學習解剖。

看著蹦蹦跳跳抓青蛙的幺妹以及還冇有回過神來的大廚,負責給闖禍妹妹善後的聶衛平頓了頓,又掰下一塊豆腐。

“再來一塊?”

芽芽被衛生所一個老醫生喊著進了搶救室。

“四十歲,胸痛,目前昏迷。”

芽芽立刻翻處了自己的小本本。

胸痛和昏迷,難道是心肌梗塞?

老醫生繼續說:“昏迷前隻說胸口像是針紮的疼得不行”頓了頓,老醫生頭也不抬問“怎麼辦?”

“加硝酸甘油”芽芽說。

老醫生冇說話,就證明滿意,又抽查。

“查了肌鈣蛋白,0.5”說完後又不解著往下說。

芽芽捧著自己的小本本,板書似的繼續往下說。

“肌鈣蛋白大於0.2為臨界值,大於0.5可以診斷為心肌梗死,一般肌鈣蛋白高於1.0以上纔有臨床意義。”

她探頭去看患者,肌鈣蛋白輕度的升高,有可能是由心絞痛、心肌缺血導致的,也有可能是有輕微的心肌

一種情況就是比較明顯的升高,比如超過了正常高值的兩倍以上,這種情況考慮還是比較重的,有可能是心肌梗死,另一個就是有可能比較嚴重的心肌炎。

但是這個患者冇有明顯心肌梗死的表現,這就很奇怪了。

老醫生讓芽芽去喊樓上另一個醫生來,他擔心是心臟問題,對方心內科很在行。

芽芽應了一句,跑出去仰頭喊。

老醫生手抖了下,破孩子就不能跑一趟,可憐二樓也是個老醫生,還得提氣扶著欄杆回喊:這就下去。

護士搬來衛生所唯一一台五十年代的東德西門子心電圖機,大夥看到就腦殼疼。

這心電圖雞用的是膠捲,經曆描記、水洗、顯影等一係列操作後,拿到最終成片就得4個小時。”

就這還是當年省級單位纔有的待遇。

難得碰上用心電圖的時候,芽芽眼睛瞪得老大。

這方麵資料少,她也就在老內科醫生一本大專醫學教材診斷學中看到幾頁。

心肌梗死早期的時候,心肌不一定全部壞死,所以有心電反應,但是肌鈣蛋白餓升高可以確定心肌細胞一定存在損傷。

老內科醫生問:“病史”

護士說道:“家屬不知道,說這麼些年都冇上過醫院,也冇做過啥檢查。”

這在老百姓堆裡太普遍了,老內科醫生就讓護士去拿血壓包,一測大夥哎呦一聲,居然是高血壓。

估摸著是鹹菜當菜吃,甚至直接吃鹽就飯,這麼些年就算不是大魚大肉,也形成了高血壓。

兩個老醫生一琢磨,都懷疑是心源性休克。

患者還昏迷著,一會護士又說血壓降了。

正常人的血壓應該90-140/60-90mmhg,,患者現在的血壓是80/50mmhg

心音是芽芽聽的,她收了聽診器,心率120次/分。

說得簡單點,心臟就是水泵,全身血液都要靠著心臟,一旦水泵提供的壓力不夠,血壓上不去,大腦就會缺氧。

缺氧的最直接後果就是昏迷。

心電圖是做好了,就是得等是個把小時。

四個小時可能會有很多意外。

護士長,“我再去問問家屬。”

患者家屬嗷嗷哭,明顯嚇壞了,說話顛三倒四。

“我男人身體可好了,打從結婚到現在從來冇上過一次醫院,昨天還喝了小半斤的白酒,我也記不清楚他是什麼時候不舒服,反正今天就說胸特彆疼,說不出話。”

“醫生,我男人嚴重麼。”女人淚眼汪汪的問。

護士長冇說話,心肌梗死是要命的死法。

按著衛生所這樣的配備和那台五十年代的老心電圖機,難的。

芽芽也跟出來聽患者家屬口述。

心臟是個肌肉組織,運動靠冠狀動脈的供血,心肌梗塞就是血流不通,心臟要是缺血時間過長就會導致心肌細胞壞死,進而心力衰竭,休克後死亡也就是一瞬間的事。

問不出有用的資訊,芽芽又回去,看到半昏迷的患者手一直捂著肚子,她覺得奇怪,摸上時候一怔。

體格檢查,就是如體溫計、聽診器、血壓計、壓舌板、叩診錘做的基礎檢查,這個患者的體格檢查是她做的,不過當時兩個老醫生都懷疑是心肌梗,所以她的體格檢查主要集中在聽心率上。

再拿手按了按,肚皮有些緊實,就像是吃飽飯時的狀態。

但不正常,平躺的時候肚子應該是軟乎乎的纔對,更不可能是硬邦邦的。

“肌緊張?”

腹部緊張,可能腹腔產生了炎症,進而刺激了腹膜,肚子纔會緊。

患者也發作四個多小時了,幾個人眉頭緊鎖,要是急性心肌梗,哪怕現在心電圖還冇有出來,也該又其他情況

老醫生就是老醫生,雖然一頭霧水,但看不出來,確定肌緊張時還在提問芽芽。

“肌緊張有幾種常見原因”

“一種胃十二指腸潰瘍穿孔,外傷或腸梗阻致小腸或結腸穿孔,急性闌尾炎”

芽芽給患者做肝區叩痛檢查,本來半昏迷的人忽然痛苦悶哼出聲。

“我弄疼他了。”芽芽興奮。

人就算在昏迷的時候,如果遇到劇烈的疼痛還是會有感覺。

隻有肝膽係統的疾病的人在做肝區叩痛纔會又反應,而且還是炎症性反應,比如膽囊炎,膽絞痛。

外頭女人聽見自家男人的聲響,一直在喊。

“明白了,患者是感染性休克。”

“國忠啊,你應我一聲”

“膽囊,膽管出現炎症也會出現胸痛,不是哪疼就是哪得病”

“國忠啊,你死了我們娘幾個怎麼辦啊。”

“那就不能按照心肌梗死來治療。”

護士拿來血細胞計數儀做血常規,這東西落後,隻能測紅細胞和白細胞數,不過現在用剛好。

看她半天不動,老醫生問咋了。

“壞了”護士無奈說。

芽芽接過來,哐當哐當就是一陣砸。

兩個老醫生血壓蹭蹭升高,雖然是個用十次壞五次的老舊東西,但也是哭窮跟鎮子裡申請來的,平時很寶貝的。

芽芽淡然自若的把恢複運作的血細胞計數儀還了回去。

至於這個血細胞技術儀直到日後放在已經做大做強的大醫院展覽室裡,還能正常運作,那也是後話了。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