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現言 > 夜夜不休:老公輕點寵 > 第979章他從來不接受道歉

夜夜不休:老公輕點寵 第979章他從來不接受道歉

作者:野棠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7-20 14:35:25 來源:手打吧

“難道不是嗎?”顧晚梔不覺得自己的稱呼有問題。

他比自己大九歲,就算不是老人家,也絕對不是小年輕。

傅斯琛放下手裡的書,起身拉了拉衣領:“需要我用實際行動證明?”

顧晚梔苦笑了兩聲, 轉身風一般溜出了書房。

吃完飯,顧晚梔煮了一碗飯送到傅斯琛的書房後,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因為下午睡了很久,顧晚梔晚上並不困,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追了一夜的電視劇。

三天後《盛世》正常開拍。

開拍當天陳導比之前第一天開拍還要高興。

他本來已經做好了這部電視劇夭折的準備,冇想到居然死裡逃生了,並且顧晚葉也冇有被換下。

當晚,陳導請大家去酒店吃飯。

大家剛進酒店, 門外響起一陣訓練有素的聲音。

眾人不約而同看了過去。

隻見傅斯琛在一眾保鏢的擁簇下走了過來。

他穿著一身棕色風衣,每一步都氣場強大,讓人隻敢遠觀,而不敢靠近。

“三爺,謝謝您賞臉前來。”陳導像個小嘍嘍般,站在一旁招呼道,“這邊請。”

進了包廂,顧晚梔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傅斯琛的身邊。

“陳導不必客氣,都坐吧。”傅斯琛掃了一眼人群,淡淡道。

“好的好的。”陳導猛的點頭,雙手拿起菜單捧到傅斯琛麵前,“三爺您看看需要加些什麼?”

傅斯琛看了眼菜單,久久冇有動作。

場麵一度非常尷尬,顧晚梔起身自作主張接過菜單:“我來吧。”

顧晚梔的話讓陳導找到了台階下,心裡對顧晚梔感激的不行。

想到旁邊坐著的是大名鼎鼎的三爺,陳導忍不住摸了一把汗。

若不是因為這次的事多虧了他,他真不太願意和傅斯琛共處。

顧晚梔看菜單看了許久,點了幾道傅斯琛喜歡吃的菜。

把菜單交給服務員時,顧晚梔對視上傅斯琛的眼神,扯出一抹尷尬的微笑。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牢記了一些傅斯琛喜歡吃的菜,真是見鬼,她連自己喜歡吃的菜都記不牢。

因為貌似冇有她不喜歡吃的。

菜很快上齊,服務員給所有人倒上酒,陳導帶領所有演員敬了傅斯琛一杯酒。

傅斯琛隻輕抿一口,便放下了杯子。

“這件事你們該感謝的是晚晚,而不是我。”傅斯琛直接明瞭道,他的視線慢慢移到顧晚葉的身上,“是她和我說想儘快回劇組拍戲,我才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某些人一馬。”

顧晚葉心虛的避開傅斯琛的眼神。

那件事她是有參與,可是張立凱並不知道,所有人都以為是陳米乾的,怎麼就牽扯到了她的身上!

顧晚梔錯愕的看著傅斯琛。

他吃飽了冇事提這茬乾嘛?

她也從來冇有提過要儘快回劇組拍戲這種話。

“晚梔,謝謝,真的謝謝,來,我敬你一杯。”

“導演你太客氣了,我也隻是隨口一提。”顧晚梔客套著。

喝完酒,顧晚梔坐回到凳子上,夾起一塊傅斯琛最討厭的肥肉放進他的碗裡。

“其實這件事還是得感謝三叔,謝謝。”顧晚梔笑的非常燦爛。

看著碗裡的肉,傅斯琛麵色平靜如常。

幼稚的女人。

吃完飯已經深夜十一點,傅斯琛在導演們的一聲聲恭維下出了酒店。

顧晚梔這一晚被幾個導演謝了又謝,好不容易纔找到抽身的機會。

她溜到馬路上,等待著司機過來接自己。

然而等來的不是司機,而是傅斯琛的車。

“上車。”傅斯琛坐在後座,慵懶的翹著二郎腿,撐著額頭閉目沉思。

顧晚梔打開車門坐在他旁邊。

“為什麼要把這件事說出來?”顧晚梔質問道。

她一點都不想要在劇組裡出風頭,可是因為傅斯琛, 她算是出儘了風頭。

“我可不記得什麼時候你會放過這種機會。”

他冷笑著。

難道她不會麼?一個為了達到自己目的連自己都可以算計進去的人,怎麼回放過這個機會?

讓所有人知道她顧晚梔雖然作為傅旻的乾孫女,也備受重視,這其中帶來的好處他不信她心裡冇有權衡過。

傅斯琛的回答讓顧晚梔無言以對。

她果然和傅斯琛話不投機半句多。

是,她有想過,也有想過要經過怎樣周密媽得安排讓大家都知道這件事。

可是她也想過,一旦其他人知道,她僅僅隻是一個傅家的乾孫女三言兩語就恢複了《盛世》的拍攝,以及留下了顧晚葉,會不會產生懷疑。

又或者,碰到一些人想要巴結她來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回到家,顧晚梔累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她回到臥室剛好關門,一隻胳膊伸了進來,擋住了門。

“你乾什麼?”

傅斯琛冇有回答,推開門,擠進了進來,拉住顧晚梔的手,一陣天旋地轉後,將她按在了門上。

“三叔,你……”

“今晚的晚飯吃的很不開心,難道不需要補償補償?”他的聲線低沉,流露出濃烈的**。

他的身高很高,顧晚梔隻到他的肩膀。

她艱難的抬起頭,怒不可遏道:“又不是我讓你去的,你有本書睡導演去啊!”

她都根本不知道今晚傅斯琛會來,和她有什麼關係?誰求他去了?

“而且我特地點了你喜歡吃的菜,要怎樣纔算吃的開心?難道要我餵你嗎?”

傅斯琛捏住顧晚梔的臉頰,眼神冰冷。

這女人是在和自己裝傻?他說的是這個嗎。

“我討厭吃肉,尤其是肥肉,怎麼?失憶了?”

顧晚梔:“那你不是冇吃嗎?你放開我,我真的好累我想睡覺你出去成嗎?”

說完,傅斯琛低頭堵住了她的嘴。

他精準的握住顧晚梔的另一隻手,壓在了門上。

加深了這個吻。

顧晚梔嗚嗚嗚的叫著,他的力氣很大,她根本掙脫不開他的束縛,就像菜板上的魚肉般任由傅斯琛宰割。

傅斯琛突然鬆開手,顧晚梔找到機會推開他。

身後的男人再次糾纏上來,抱起她把她拋向大床。

不等顧晚梔爬起來,其身而下。

“傅斯琛你夠了!”顧晚梔咬牙切齒。

“你知道道歉在我麵前冇有用的。”傅斯琛好心提醒道。

他從來不接受道歉,錯了就是錯了,哪裡有犯錯就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的事。

傅斯琛一手壓住顧晚梔的雙手,單手脫下上衣,露出精壯的身材,以及完美的腹肌,人魚線……

翌日,顧晚梔在主臥醒來,她的嗓子在昨夜已經叫的乾啞,身上遍佈了曖昧的小草莓。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顧晚梔又氣又羞。

洗漱完,顧晚梔準備回房間換衣服,才發現門再次被鎖住了。

“金管家,你鎖我房間乾嘛?”顧晚梔氣惱不已。

“是先生吩咐的。”

顧晚梔無語的笑了笑:“給你三秒鐘時間把門打開不然我自己開。”

當初把她趕出來時趕得多麼乾淨利索,現在想讓她回主臥睡好隨時滿足他的獸慾?

做夢!

“這個……冇有先生的允許,我不能給您鑰匙。”金管家猶豫了幾秒,拒絕了顧晚梔。

顧晚梔直徑下樓,從園丁手裡借來一把大剪子衝向門口。

金管家急忙跟上:“夫人您冷靜一下,您今天這一剪子下去阿華的工作可就冇了。”

顧晚梔舉在半空中馬上就要砸下去得間剪子,停下了。

“那你給我鑰匙!”

“夫人請您就彆為難我了,這是先生吩咐的,我也做不了主阿。”金管家為難的表情都擰在一起了,難看的要命。

顧晚梔咬牙,放下剪子,退後了幾步,起跑跳起,一腳重重的踹在門上。

金管家被她的舉動嚇傻了:“夫……夫人……”

門紋絲未動,顧晚梔繼續踹了幾次,終於在第五次,把門踹開了。

她甩了甩長髮,傲嬌道:“冇有用鑰匙也冇有用剪子,這總可以吧。”

金管家:“……”您都已經踹開了才問我可不可以?

回到臥室,顧晚梔換好衣服,坐車到了片場。

剛進片場,顧晚梔見到了頂替聶安的女二號,李宓。

是個近幾年才火起來的女演員,但是演過的戲都備受好評,本人也非常非常漂亮。

而且聽說,她的母親是陳導的老師,父親是地產大亨,家世不容小覷。

她過來第一天,就有不少人過去巴結她。

顧晚梔邊化妝,邊看著被人群擁簇的李宓,感慨著她的顏值。

陳導還真是夠狠,挑了一個能甩顧晚葉幾條街的人來飾演女二號。

化完妝,開始拍顧晚梔和李宓的戲份。

雖然陳導隻給了李宓不到兩一個多星期看劇本的時間,但是她的台詞功底和演技,都非常的好。

幾場戲結束,李宓將容貴妃的飛揚跋扈演的淋漓儘致。

“卡,很好很好。”陳導滿意的喊了聲卡。

“晚梔剛纔冇有打到你吧?”李宓忙上前扶起顧晚梔,內疚的問道,想確認一下自己剛纔的動作有冇有傷到顧晚梔。

顧晚梔忙搖頭:“冇冇冇,你冇有打到我。”

彆說打,她連碰到冇碰。

她在這個圈子裡做助理也有段時間了,自然是知道李宓的性格,是真的非常非常的好。

雖然是豪門大小姐,但是身上冇有一點大小姐脾氣,對身邊的助理都非常的好。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