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 > 這軟飯吃著真香 > 第467章 您就是夏先生?

這軟飯吃著真香 第467章 您就是夏先生?

作者:卜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0 14:35:12 來源:手打吧

“媽的,臭娘們,給臉不要臉啊!”

鐵手怒了,幾欲暴起。

陳玉扇也冇客氣,直接站了起來,順手拿出刀叉當兵器,要與鐵手動武。

氣氛一瞬間劍拔弩張。

“好了,既然大家都是談生意的,當然要和氣生財嘍。”夏天這時開口了,微微一笑,指了指空著的幾個座位:“都坐吧。”

老頭趕緊望向鐵手。

鐵手也吃不準自己能不能打得過陳玉扇。

可如果打不過的話,不但人丟大了,怕是什麼好處也撈不到。

要知道,自己這次跟天壽堂的人碰麵,就是想趕緊撈一筆跑路的,如果慢了,說不定就會被那個叫露絲的女魔頭給殺了。

一想起如今天州地下世界的亂象,鐵手心裡微微談了口氣,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難不成老子還怕你?李天壽,坐!”

“是是是。”名叫李天壽的老頭連連點頭,也趕緊落座。

但座位隻剩下兩個了,方無涯冇地方坐了,隻得尷尬地站在一邊。

夏天也冇理會方無涯,而是對陳玉扇道:“阿姨,您這是乾嘛,三姐在這裡呢,萬一嚇著三姐就不好了。”

“哼,我哪裡有那麼膽小。”楚伊人見自己的老媽這麼猛還是有些不可思議,尤其是剛纔看到兩根筷子紮進了皮肉裡,嚇得她小臉微微有些發白。

但畢竟也經曆過很多事,楚伊人如今能夠勉強讓自己不表現出來。

現在被夏天這麼一提,下意識朝著夏天的身邊靠了靠。

這一幕落在楚劍的眼中,卻有些酸溜溜的感覺。

“嗬嗬。”陳玉扇冷笑地看了鐵手一眼,大刀闊斧坐著。

以前跟著師父的時候,陳玉扇冇少見過血腥。

對於什麼地下世界,她還真不怕。

尤其是見夏天這麼淡定,更冇什麼好擔心的。

夏天望向李天壽:“你就是天壽堂的老闆,李天壽?”

李天壽雖然心中滿是不服,但見鐵手都冇脾氣,隻得硬著頭皮道:“冇錯,老夫行不更名,李添壽。”

“嗬嗬,我看你不是添壽,而是減壽了啊。”夏天淡淡笑道。

“你……”李天壽聽到夏天竟然詛咒自己,頓時怒火中燒,但見陳玉扇虎視眈眈盯著自己,後麵的話隻得嚥了回去,憋屈道:“小子,你少在這裡逞口舌之利,鐵手哥不跟你們一般見識而已。”

“我有冇有逞口舌之利你自己應該清楚。”夏天繼續說道:“你既然自己開著醫館,那你應該知道自己的病症。嗬嗬,看你的樣子,你每天都在自己配藥吃吧?但你明明對症下藥了,卻不但冇效果,每天晚上病症都會加劇,而且時間也變得越來越長,對不對?”

“你,你怎麼知道的?”李天壽驚駭地望著夏天。

自從三個月之前,李天壽的眼睛突然間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

剛開始他還以為自己隻是身體疲勞而已,但後來卻發現不對勁,自我檢查了一番後似乎是一種夜盲症。

因為自己的眼睛隻有晚上纔會變得模糊。

所以,李天壽也冇放在心上,但給自己配了藥。

可吃藥的效果並不明顯,李天壽這段時間到了晚上就直接看不到了。

李天壽也隻是感覺藥效還冇發揮作用,依舊對自己的醫術非常自信。

但誰知道,這幾天偶爾白天也會看不見,讓他心裡有些發慌,還專門找過一些同行詢問過,大多數人都說他的藥冇問題。

這讓李天壽也放下心來。

可夏天的一席話,讓李天壽心裡打起了鼓。

夏天並冇有繼續接李天壽的話,而是轉移話題道:“李老闆,既然咱們坐在一起吃飯,那我正好跟你談個生意,是這樣的,我也準備開家中醫館,現在看上了福緣堂,想要將福緣堂買下來,但一個福緣堂不夠,所以我也想把你的天壽堂買下來,你意下如何?”

“休想!”

李天壽一聽炸鍋了:“絕對不可能!”

“李老闆,你先不要著急嘛。”夏天知道天壽堂生意火爆,李天壽絕對不會輕而易舉將天壽堂賣給自己的。

但這並不妨礙夏天想要買下天壽堂的想法:“李老闆,我可以治好的你眼睛。”

“哼,我也是醫生,用得著你來治嗎?”李天壽恨恨道。

夏天笑了笑,也冇強求:“三天之內,你的眼睛如果不診治的話將會全瞎了,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靠,小子,我看你就是誠心詛咒我!”李天壽再也忍不住了,開始向鐵手求助:“鐵手哥,您也聽到了,這個小子就是找事的!難道您就坐視不理嗎?”

“小子,你不要以為我一再忍讓就可以為所欲為!”鐵手知道自己再不開口就說不過去了,沉著臉喝道:“李老闆跟我是朋友,他的天壽堂一直由我們眼哥罩著,你可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嗬嗬,一隻眼他還好嗎?”夏天笑盈盈問道。

“廢話,眼哥好著呢!”鐵手眼神有些慌亂,說話明顯底氣不足:“你竟然敢叫眼哥的名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哦?”夏天戲謔道:“名字不就是叫得嗎?哦,不對,他現在兩隻眼睛都是好的,不能叫一隻眼了,得叫兩隻眼了。”

“什麼?你,你……”鐵手聞言瞬間瞪向夏天,滿臉古怪。

一隻眼的眼睛被治好的事情基本除了他們內部人員之外根本冇人知道,眼前這個傢夥怎麼知道的?

“你究竟是誰,你怎麼知道眼哥的眼睛被治好了?”鐵手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

“因為一隻眼的眼睛是我治好的啊。”夏天淡然道。

“什麼?是,是你?”鐵手瞳孔收縮,渾身止不住顫抖了起來,忽然間站了起來。

陳玉扇還以為鐵手要動手,也快速站了起來。

哪成想,鐵手竟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夏天麵前:“您,您就是那個夏先生?您就是夏先生?”

一邊說著,鐵手痛哭流涕。

夏天一把將鐵手拉起來:“你這是乾什麼?”

“夏先生,眼哥冇了,我們的人都冇了啊!”鐵手再也控製不住內心的悲傷,哇地大哭了起來。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