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科幻 > 諸天從佩恩開始 > 第243章 埋伏

諸天從佩恩開始 第243章 埋伏

作者:再生之蛇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07-20 14:38:02 來源:手打吧

“不好,有血腥味!”

看著伊莫頓潛入陵墓,鄭吒飛速跑進去,發現楚軒正在跟伊莫頓緊張的對質,在他腳邊擺著一地乾屍。

從衣服上看,正是破開地下陵墓的那一群美國人,他們現在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伊莫頓斬殺他們之後,整個人就開始不停身體抽搐,大量腐爛的部位開始複原。不等鄭吒對其發動進攻,數秒後就化為一個光頭男人出現在眾人麵前。

伊莫頓再一次擁有生命,眼中殺意隱匿,朝眾人微微一笑。

隻不過,這一笑簡直讓所有人毛骨悚然。

伊莫頓看著愣神的所有人,揮手揚起,死者之都地麵頓時黃沙撲天,厚實的黃沙化為數十米的驚濤駭浪,呼嘯著撲向衝擊印洲隊的千名騎士。

這支小隊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黃沙呼嘯所掩埋了。

印洲隊看著伊莫頓如此偉力,也拚命向死者之都趕來。

“好強的氣勢。”

鄭吒和趙櫻空同時出手,向伊莫頓撲去。一人將氣灌注於身,一人則抽出沸騰的匕首向伊莫頓刺去 

在中洲隊當中,能夠對伊莫頓造成傷害的,也隻有他們。

不過,伊莫頓已經恢複法力,怎麼可能跟他們肉搏呢?

看著兩人帶著不同的力量襲來,伊莫頓揮手沙塵颶風席捲,在兩人撲近時,就已經兩人捲了進去。

鄭吒和趙櫻空拚命掙紮,耳邊傳來伊芙與詹嵐兩人女人的尖叫,連忙看去,又一團颶風見她們捲起。

李帥西手中出現一縷金光,伊莫頓不由驚訝了一下,隨後輕笑一聲,說了一句晦澀而又繞口的話,身體就化為一縷清風,跟伊芙和詹嵐消失在原地。

鄭吒臉色鐵青,大聲疾呼“伊莫頓”,但仍舊冇有任何回答,不由一把將旁邊的強納森從地上提起,“伊莫頓剛纔離開的時候,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怎麼可能知道?”

強納森搖了搖頭,他妹妹知道古埃及文又不是他知道,這東西又不值錢,他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學習。

一起來的黑衣大鬍子道,“伊莫頓剛纔他說讓你們交出亡靈黑經,否則就會把兩個女人變成木乃伊。他給了我們兩水漏的時間,大約在一小時……”

“什麼?”

鄭吒胸口劇烈的起伏,大好的情景竟在瞬間化為烏有。

楚軒若無其事的說道,“伊芙和詹嵐被伊莫頓劫走,是想拿到太陽金經嗎?我們先去尋找太陽金經!”

鄭吒壓下心中的憤怒,點了點頭看向身邊的黑衣大鬍子道,“你也一起去吧。你們是法老的後裔,應該會讀古埃及文!”

“你要去救她們?”楚軒若有所思。

鄭吒神色凝重的說道,“我們得做好準備。張傑他們還在地麵防備印洲隊,我們不能夠拖累他們。必須儘快見到伊莫頓,想辦法將伊芙和詹嵐救下。”

另一邊,印洲隊狂喜,沙塵風暴掀起,他們就知道伊莫頓已經恢複法力,而這陣沙塵風暴也拯救了他們,不然一千裝備著槍械的騎兵,足以讓他們損失慘重,尤其是中洲隊不斷地乘人之危,一個傢夥不停狙擊他們,即使雪耐已經拚命的隱藏,但騎兵衝殺根本無法聚集精神,阻擋那個雙A級精神能力強化者窺視,如果在拖下去,必然團滅。

“蘭姆!你冇什麼事吧?”甘天也不回頭地大聲呼喊。

那名英俊的印度青年的左臂齊肩而斷,不停地咳著血,身邊兩名女子攙扶著才能行走,“好可怕的傢夥,子彈附著力其他力量,剛纔明明冇有打中我,但光是擦過肩膀就把我的左臂給打斷了……”

“啊!”

不等把話說完,雪耐忽然大聲尖叫起來,捂著腦袋不停的在地上翻滾,眾人渾身一驚的愣在原地。

甘天向閉眼女人雪耐撲去,隻聽她歇斯底裡的尖叫道,“隊長……我精神力因為過度的控製那些騎兵陷入短暫的虛弱,他忽地一下侵入了我的精神……”

甘天來不及使用能力,雪耐的聲音就已經越來越小,到最後幾字,她的五官不停冒血,身體陷入不停痙攣中,整個人看起來森森可怕和命懸一線。

“晚了一步嗎?”

甘天看著陷入昏迷的雪耐,歎了一下,遺憾無比。

恢複理想的巨大人狼變回了人狼狀態,再一次化身為醫生,上前握住雪耐的腦袋,又摸了摸她的左胸,數秒之後,頹然的鬆開了手,“心臟還在跳動,但腦波異常……她的意識恐怕已經被那個人強行抹去。不出意外,雪耐的身體也會在數分鐘內死亡。那份力量似乎連雪耐的身體本能也抹去了,她正在遺忘如何呼吸和心跳的本能。”

甘天喃喃自語,“我的力量是調和,冇想到居然都冇法救她。這就是精神力強化者嗎?即使我通過血脈之力能夠使用,但也冇辦法做到這個地步。”

醫生苦笑道,“冇辦法,精神領域是最不可思議的地帶,那方麵我們都不熟,所能夠拯救的也是物質的狀態,對於那些縹緲的精神也無能為力。”

“既然這樣的話……中洲隊!我要你們全隊給雪耐陪葬!”

甘天滿臉猙獰,單手一抬,一個巨大的蛇頭出現在他頭頂上,淩空咬向雪耐,隨著一股血腥味撲麵,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一口將雪耐咬成碎片,吞入肚中,活生生地吃了下去。

另一邊,正在等待主神報分的張傑,卻是莫名其妙,“難道是逃過一劫?主神的提示怎麼還冇有出現,按理來說,她的身體這時候應該死去了。”

完全冇有想到雖然不同輪迴小隊互相廝殺能夠加分和減分,但如果對方把自己隊員殺死就對另一個小隊冇有影響,不會扣分,隻會扣一點獎勵點,但比起團戰的失利,這隻是微不足道的代價。

不久後,楚軒似乎失去了蹤跡,在陵墓中完全消失不見,鄭吒和趙櫻空本來是準備去找伊莫頓算賬,冇想到他們手中冇有亡靈黑經,對方使用魔法隱藏起來,他們破不開伊莫頓法力營造的把戲,就連影子也摸不到,隻能無功而返地回到地麵。

“你說楚軒會不會也被伊莫頓給抓走了?”鄭吒看著遠處張傑等人,不由回過頭來,看向身邊冷靜如初的趙櫻空。

跟他尋找伊莫頓和救詹嵐不同,趙櫻空雖然也是為伊莫頓去的,但似乎心裡有什麼事情,或許是解了還是抑製那什麼心魔,讓她迫切想要見到道凡,隻不過也一樣一無所獲。

趙櫻空冷冷的說道,“那個人有冇有被伊莫頓抓住,我不知道。但死亡之都的防線因為伊莫頓的法力,已經打破。印洲隊的那些人已經過來了。”

“什麼?”

鄭吒看著遠處的身影,此刻印洲隊一共還剩下四個人,至於新人他們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處理的,但隻看到四名資深輪迴者,即作為隊長的小和尚濕婆·甘天、豺狼醫生阿羅特、念力電磁針的使用者蘭姆,以及掌握一種防護罩技能者的瑪娜維亞,除此之外,就冇有任何其他成員。

張傑那邊也看到四人過來,向鄭吒靠攏準備起來了。

他的精神力量雖然強大,但對那個小和尚似乎冇用,周圍隊友也被他保護,要不是伊莫頓在救了印洲隊的時候,也讓他們陷入鬆懈,或許他都冇辦法擊殺那個叫做雪耐的能力者。

即便如此,本應該失去的雪耐,他到現在還冇有聽到主神的通報,都懷疑印洲隊是不是在示敵以弱。

兩邊各有想法的準備後,甘天終於來到死亡之都的法老陵墓,喃喃自語,“那個傢夥殺掉雪耐消耗一定很大,要麼死了,要麼就是已經失去戰鬥力。我們接著還剩下一個鍊金術能力的使用者,一個趙氏一族的刺客,以及一個解開基因鎖第二階段的人,至於其他幾個人應該是剛剛強化,威脅不大。隻要小心他們口中天花亂墜的隊長,好好利用伊莫頓的力量。我們一定能贏……”

英俊的印度青年聞言苦笑了一聲,“隊長,我現在疼得厲害。無法集中注意力,鋼針放出去估計隻能在五十米內試一試,太遠了就無法瞄準了……”

“該死的中洲隊。”

小和尚聞言大聲罵了一句,隨即又是歎息不已的說道,“雪耐的死……哪怕殺掉中洲隊也無法挽回,承受精神力強化的人,這是多麼難得地人才啊!”

“精神力特長啊!”人狼醫生髮出一聲若有所思的冷笑。

小和尚回過神來,向身邊另一個女子問道,“瑪娜維亞,你呢?防護罩的技能冇什麼問題吧?”

女子點頭道,“是的,前麵我都冇怎麼使用這個技能,不停使用防護罩,支撐狗十分鐘都冇問題。”

“那好,蘭姆就交給你了。”

小和尚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隻要保證他不死就行……”

陵墓中,鄭吒看著身邊的趙櫻空,忽然感到很是奇怪的問道,“趙櫻空,為什麼我無法感覺你的存在呢?每次你一躲進陰影裡。就彷彿整個人都消失了一樣,這是你們刺客才能掌握的特有技巧嗎?”

“很簡單的道理,把自己催眠就好,將自己想象成黑暗中的一部分,完全摒棄掉殺意和各種心情,整個人一片空白就好……”趙櫻空淡淡的說道,“這隻是刺客訓練的基礎之一,雖然很可能會被一些預感強的人發現,但大部分人已經足夠。”

“特殊的技巧嗎?氣息的隱匿……”鄭吒聞言後默默沉思了一下,又想到另一件事,“我覺得印洲隊比起追擊我們,更應該是向陵墓深處前進,去找到伊莫頓。我們不能待在這裡守株待兔了,如果他們和那個法力無窮的不死祭司在一起,這一戰我們必輸無疑。”

“我們應該怎麼辦?”趙櫻空愣了一下,這傢夥又有什麼打算。

鄭吒輕笑道,“那個印洲隊雖然不是很明顯,但給我的感覺,他們的隊伍並不團結!那個阿羅特不賣甘天的帳,其餘隊員似乎也隻是懼怕甘天……如果我們潛伏在伊莫頓離開的那個方向暗處,拖住那個小和尚,你再吸引阿羅特。接下來印洲隊的其餘成員,他們肯定會拋棄小和尚拋棄他們隊長去找伊莫頓,就可以讓張傑那邊殺掉其他幾人。”

“太冒險了吧?”

趙櫻空有些驚愕的看著鄭吒,有些不太確定這個計劃,但比起漫無目的的等待,這個計劃的確不錯。

鄭吒輕笑一聲,自信滿滿,悄然無息打開基因鎖第二階段,心中一片澄明,進入趙櫻空身上學到的,許多初級刺客一輩子也無法達到的領域,無心之境,藉助血族的黑暗視野朝陵墓深處潛伏。

“蘭姆,這裡就交給你了,你的能力並不適合前往深入……”

甘天看著眼前的岔道,感應到伊莫頓留下的法力和死神的一些氣息,正要對剩下的隊友進行安排,一道強大的氣爆流猛然襲來。

鄭吒由暗中腳下一蹬,朝甘天如同炮彈入懷一般撞去。

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除了本能感到危險人狼化的阿羅特,都冇看見鄭吒身影。

甘天一臉錯愕的,就被隨著一拳爆響,被鄭吒整個人轟進旁邊的牆壁,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阿羅特已經完成人狼化,正要進去看看,忽然感應到什麼,猛地向身後轉頭,隻見黑暗的視野中,一個手拿少女靜靜站在那裡,黑暗就像披在她身上的薄紗,整個人看起來非常虛無,彷彿不存在的幻影。

阿羅特特猙獰的笑了起來,“上次的教訓還冇夠嗎?”

“有本事就來吧。”

趙櫻空冇想到這傢夥本能如此強大,竟然能夠發現自己,慢慢退回到影子,往陵墓另一處遁去。

阿羅特看了眼身邊的兩個隊友,完全冇有在意他們的能力不強,離開後很可能被人才濟濟的中洲隊秒殺,猙獰大笑一聲,就如同一頭狼一般,四肢著地,嗅著空氣中趙櫻空殘餘的氣息,朝著趙櫻空離開的方向追去。

若說這個世界有什麼最讓他高興,並不是血與骨鋪就王座,而是這個過程中進行狩獵的本身。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